主营产品:5754铝板_5754铝棒_5754铝管_5754_5754铝卷_进口5754_镁铝5754_5754铝合金_5754价格,热线电话:021-67614055
铝材知识——云南水电铝产业调研:碳交易机制下水电铝企业具备长期优势

云南水电铝产业调研:碳交易机制下水电铝企业具备长期优势

发布时间:2022/9/5     新闻来源:上海西鼎铝业

自2017年以来,伴随我国电解铝行业供给侧改 革的不断推进,以及近年国家将“双碳”战略目标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总体布局,加之“能耗双控”政策的全 面落实,我国电解铝产能正逐步由北方煤电丰富地区向西南具备绿色低碳能源优势地区转移。山东、河南、内蒙古等地区电解铝产能受到严格限制,西南地区尤其是云南省,由于具备丰富水电资源,近年来已经成为国内电解铝新增产能大省。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显而易见,因水电资源受天气影响较为明显,云南虽水电丰富,但枯水期电力供应问题较大,每年12月至次年4月是云南省的枯水期,该时段的发电量仅占全年总量的三分之一,大多是将火电作为水电的补充渠道,通过“枯水期多发、丰水期少发”的方式来平抑水电波动。 去年因云南丰水期降雨不足,加之电煤价格持续上涨,火电补给能力严重匮乏,导致云南当地已投产以及计划投产的电解铝项目停产限产、推迟投产。那么,在云南省政 府大力扶持水电铝材一体化、水电硅材加工一体化产业发展的背景下,大量高耗能产业“聚集”云南,其后续电力能否保证产业正常持续运行? 与此同时,在环保以及双碳政策下,云南省发改委已于去年底发文表示取消全省范围内对电解铝行业的优惠电价政策。那么,新增电解铝产能指标是否还具有优势?带着一系列的问题,建信期 货研发部有色研究小组和大 宗商品部一起,于近期走访云南昆明、曲靖、文山一带进行实地调研,通过与当地企业充分沟通交流,深入了解省内水电以及铝行业运行情况。 云南水电情况:来水充足,水电丰富 云南具有优良的水电资源禀赋,全省有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元江(红河干流),南盘江,伊洛瓦底江六大水系,云南省的重要水电资源则主要集中在金沙江和澜沧江。近年来,云南省大力发展水电资源,从2013年以来溪洛渡、向家坝、糯扎渡等大型水电站的集中投产,云南水力发电量持续增长。去年随着乌东德和白鹤滩两大超级水电站相继投产使用,更使得省内水力发电大幅增长。截至202年底,金沙江、澜沧江水电基地已投产水电站21座,其中千 万级电站3座,百 万级电站14座,国家大型水电基地基本建成。 白鹤滩水电站位于云南省巧家县和四川省宁南县交界,是金沙江下游干流河段梯级开发的第二个梯级电站,装机总容量160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624.43亿千瓦时,已于2021年6月28日首批机组投产发电,截至2022年8月21日,白鹤滩电站已投产的发电机组共10台,总装机容量达1000万千瓦。 值得注意的是,2025年之前,云南省已没有拟建或者在建的大型水电站,除去还有剩余机组还可以投产使用的白鹤滩水电站,云南未来几年基本没有新增装机量。且根据《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白鹤滩电站消纳有关意见的复函》,乌东德、白鹤滩电站枯水期在云南、四川各留存100亿千瓦时电量,其余电量按原规划方案外送东部地区消纳。也就是说,虽然乌东德与白鹤滩竣工后二者合计每年发电量将近1000亿千瓦时,但云南省只能获得100亿千瓦时。 截至2022年7月,云南省全口径装机容量1.06亿千瓦,其中水电7761.74万千瓦,火电1531.85万千瓦,风电891.39万千瓦;太阳能418.78万千瓦。其中以水电为主的绿色能源装机0.907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85.55%。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近60个百分点,电力供应保障能力显著增强。 2022年1—7月云南省发电量为2131.1亿千瓦时,累计增长16.1%。其中水力发电量为1710.3亿千瓦时,占云南省发电量比重约为80.25%;火力发电量为254.7亿千瓦时,占比11.95%,风力发电量144.2亿千瓦时,占比约6.77%,光伏发电量21.95亿千瓦时,占比约1.03%。 分项来看,今年截至目前发电增量全部来自水电。由于今年以来云南来水充足,汛期较往年偏早,加之两大超级水电站的投产使用,故水力发电量同比大幅度攀升。对比往年同为平水期的5月份,今年发电量287.8亿千瓦时,较去年同期增加61.8%。1—7月份累计同比增速高达26.8%。 云南铝行业基本情况:满产运行 云南水电资源丰富,过去较长时间内曾因省内电力消纳与产业发展不平衡而发生严重的“弃电”。2016年,云南弃水314亿千瓦时,相当于总发电量的11.7%。为消纳过剩的电力,2017年云南省发改委宣布通过电价优惠引进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以促进弃水电量消纳,形成发供用电企业多方共赢。与此同时,伴随2017年以来我国电解铝行业供给侧改 革不断推进以及“双碳”战略目标驱使,我国电解铝产能正逐步由北方煤电丰富地区向西南具备绿色低碳能源优势地区转移。 根据调研了解,截至2022年7月,四家铝企已实际建成产能556万吨,运行产能525万吨,开工率达94.6%。2021年因丰水期降雨不足以及煤价大涨火电补给匮乏等原因,云南省电解铝运行产能被大幅压缩,从年初Z高386万吨压减至年末226万吨,到年底开工率已不足50%。进入2022年后,随着云南来水充足,汛期较往年提前,以及“双碳”政策弱化,让位于经济发展,政 府鼓励电解铝企业投复产,省内电解铝供应出现超预期释放。 云南省现有四家大型电解铝冶炼企业,分别是云南铝业、云南神火、云南宏泰和云南其亚。根据调研结果显示,云南铝业现有建成产能330万吨,运行产能305万吨,但因其指标受限,现有产能已经处于满产运行状态,短期暂无新增以及新投产能规划;云南神火90万吨产能已经满产运行,短期暂无新增产能规划;云南其亚30万吨产能已经满产运行,短期暂无新增产能规划。 目前的唯 一变量在于,魏桥产能转移指标尚在进行中。四大铝企中仅云南宏泰远期还存在较大电解铝产能释放预期。一方面,云南宏泰规划的203万吨电解铝项目还在投建中。根据调研情况显示,宏泰现有建成产能101万吨,运行产能95万吨,剩余102万吨产能预计Z快明年6月底之前即可建成投产。 另一方面,市场传言魏桥还将计划再迁移200万吨产能至红河州地区,考虑到山东地区自备电厂成本优势消失,能耗双控政策严格,新增指标落地困难等因素,我们认为长远来看,该产能指标大概率会落地云南。 综合分析,2023年之前云南电解铝建成产能将达到633万吨/年规模,“十四五”末期有望达到833万吨/年,较当前水平增加逾300万吨。 绿色能源支撑下,云南能否扛下产能第 一大省“大旗”? 根据我们对云南省新增电解铝产能规划调研了解,作为高耗电产业,省内发电规模能否支撑其远期庞大产能增量?云南能否接棒山东,顺利成为产能第 一大省?根据云南省Z新规划,预计到2025年云南省内发电设备装机量将达到15000万千瓦以上,其中主要是光伏发电项目的建设。政策指出需在未来3年实现新增新能源装机5000万千瓦目标,确保每年开发规模1500万千瓦以上,保底不封顶。 那么,按照云南省太阳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1200—1300小时测算,到2025年,省内发电量共计将可新增600亿—650亿千瓦时,理论上2022年至2025年每年平均新增光伏发电量150亿—162.5亿千瓦时;再结合乌、白水电站投产可留存省内100亿千瓦时,则在不考虑火电小时数增加的前提下,预计2022年省内可用发电增量Z低可达250亿千瓦时。 根据调研了解,云南铝业电解铝平均耗电量在13200度/吨左右(铝液交流电电耗行业平均低400千瓦时/吨);云南神火和云南宏泰均采用Z新技术,能耗也相对较低,吨铝电耗平均也在13200度左右。2022年1—7月省内电解铝产量为235.7万吨,由于当前已经满产运行,年内亦无新增项目,则剩余8—12月Z大产量即为按照当前计划维持生产的产量,共计约215.5万吨,则全年预计产量上限为451.2万吨,较2021年增加124.2万吨,小于上面测算的理论增量值131.4万吨,所以初步预计云南电解铝企业在剩余五个月可以保持满产运行节奏。 同样,按照上述方法依次逐年进行推算,继续假设2022年其他用电主体用电量按5%增速增长,则2023年需新增耗电量为80.30亿千瓦时,则理论上剩余可用于电解铝的电量约为69.7亿千瓦时,理论支持电解铝产量增量为52.8万吨。考虑到2023年6月底将投产102万吨电解铝产能,按满产运行计算,则2023年全年电解铝产量上限为582万吨,而理论上电量可支持2023年Z大电解铝产量为504万吨。 以此推算,进入2024年,理论上可支撑电解铝产量增量49.76万吨,理论电解铝年产量上限可达553.77万吨;进入2025年,理论上可支撑电解铝产量增量46.57万吨,理论电解铝年产量上限可达600万吨。倘若“十四五”末期,魏桥再迁移200万吨产能指标至云南,那么理论上云南省内发电量无法支撑833万吨产能满产运行,接棒产能第 一大省的目标道阻且长,任重而道远。 优惠电价退出舞台,水电铝仍具优势 能耗双控背景下,2021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通知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云南省发改委11月发文表示立即取消全省范围内对电解铝行业的优惠电价政策。从2022年1月1日起,电解铝行业用电价格依法依规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 以云铝股份为例,2021年云南海鑫二期、云铝溢鑫、云铝文山水电铝投产后的电价是0.28元/吨,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但随着云南取消电解铝行业优惠电价政策,云铝股份增量电解铝项目的招商电价也已取消,目前公司存量和增量电解铝企业用电价格均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 1.绿电价格优势依然存在 尽管如此,云南绿电优势依然存在。根据调研了解,目前丰水期铝企业平均用电价格在0.37元/度左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0.442元/吨,企业用电成本仅次于新疆和青海煤炭资源丰富地区,仍远优于山东、河南等自备电广泛覆盖区域。行业平均成本上,云南地区铝企平均现金成本约在1.6万/吨左右,平均完全成本在1.7万/吨左右,仅次于新疆地区。 2.符合“双碳”战略目标,碳交易机制下水电铝企业具备长期优势 根据安泰科数据,水电铝吨碳排放较火电铝少11.2吨。根据全国碳市场数据显示,Z新碳排放交易价格在50—60元/吨碳区间内,生产一吨水电铝将相较于生产一吨火电铝节约至少560元/吨碳排放成本。以云铝股份为例,其产能均为水电铝,仅在枯水期采购部分火电弥补不足,因此对应电力的碳排放量仍会大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目前,政策对于水电铝的碳排放量认证标准正处于制定过程中,预计随着有色行业正式纳入碳交易政策出台,水电铝企业优势将进一步显现。